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
中國礦業報訂閱

外儲規模重返3.1萬億美元

央行10月黃金增持暫歇

2019-11-18 10:18:01 作者:杜川

今年以來,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穩定,始終保持在3.1萬億美元上下波動。國家外匯管理局近日公布最新外匯儲備規模數據,截至2019年10月末,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052億美元,較9月末上升127億美元,升幅0.4%。

不過,值得注意的是,10月央行不再增持黃金儲備,結束連續10個月“囤”黃金模式。

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、總經濟師王春英就2019年10月份外匯儲備規模變動情況答記者問表示,今年以來,面對國際風險挑戰明顯增多的復雜局面,我國經濟保持了總體平穩、穩中有進態勢,主要指標符合預期,結構調整穩步推進。在此基礎上,我國跨境資金流動保持穩定,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,外匯儲備規模穩中有升。

估值變動增加外儲規模

10月,我國外匯市場運行總體平穩。“受全球貿易局勢、主要國家央行貨幣政策、英國退歐前景等因素影響,美元指數下跌,主要國家債券價格回落。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,外匯儲備規模上升。”王春英稱。

國際金融問題專家趙慶明表示,造成2019年10月外匯儲備規模變動的原因主要與國際貨幣之間匯率變動、債券價格波動、投資收益等有關;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也表示,估值變動對外匯儲備規模增加有一定貢獻,“外匯儲備中以歐元和日元計價部分折算成美元計價后形成估值增加。”

從2019年10月情況看,全球金融市場美元指數下跌,主要國家債券指數回落,股票指數上漲。貨幣方面,美元匯率指數(DXY)從9月末的99.4下降至97.4,跌幅為2%;非美元貨幣中,歐元上漲2.3%,英鎊上漲5.3%,日元基本持平。資產方面,以美元標價的已對沖全球債券指數(Barclays Global Agg Total Return Index USD Hedged)下跌0.6%;標普500股票指數上漲2%,歐元區斯托克50指數上漲1%,日經225指數上漲5.4%。

從債券收益率上看,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從9月末的1.68%升至1.78%。“這導致我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價格下降,外匯儲備賬面價值減少。綜合考慮,匯率折算比資產價格變化效應更強,估值變動對本月外匯儲備規模的增加形成貢獻。”溫彬稱。

王春英表示,往前看,世界經濟增長呈放緩趨勢,國際金融市場不穩定不確定因素依然較多。但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,改革開放力度持續加大,內生發展動力不斷增強,有能力抵御各種風險挑戰,為外匯儲備規模總體穩定提供堅實基礎。

10月未增持黃金

今年以來,各國央行都紛紛開啟黃金“買買買”模式,我國也不例外。不過,數據顯示,10月黃金儲備6264萬盎司,并未繼續增持黃金儲備,持平前值,結束央行連續10個月增持黃金模式。

目前,黃金價格位于階段性高點,今年初以來累計升值15%以上。在業內專家看來,央行仍會擇機增加黃金在外儲中的比重。

華泰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李超認為,黃金兼具金融和商品的多重屬性,有助于調節和優化國際儲備組合的整體風險收益特性。近期部分經濟體逆周期有所發力,貿易摩擦形勢改善,利好市場風險情緒修復,預計黃金短期震蕩。但從中長期來看,在美元大概率進入下行通道、實際利率下行的大環境下,仍堅定看好中長期黃金投資價值。

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,從短期來看,未來金價走勢還將受到全球經濟增長情況、各國貨幣政策變化情況、各種突發事件等諸多因素影響。從中長期來看,黃金在我國外匯儲備中的占比仍有提升空間,預計央行將根據金價走勢,擇機增加黃金在外匯儲備中的比重。

人民幣匯率波動常態化

今年以來,受外部不確定性因素的影響,匯率市場波動劇烈。但是近期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接連升值。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經濟形勢,我國經濟保持了總體平穩的發展態勢。

11月5日,在岸、離岸人民幣對美元一度回歸“7”關口內;11月7日,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7.0008,較上一交易日調升72個基點,上一交易日中間價報7.0080。

近1個月,離岸人民幣累計升值已近1700點。機構普遍認為,人民幣匯率反彈意味漸濃。

“過去一段時間人民幣匯率的貶值與升值放在國際外匯市場上看,與其他主要國際貨幣大體相當,市場對人民幣匯率波動的適應性、接受度也越來越強。”趙慶明表示,美元近期走弱,而歐元、英鎊等非美貨幣皆有所走強,成為影響近期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原因。人民幣匯率波動越來越常態化,也越來越與其他主要國際貨幣的匯率波動接軌。”

從主要匯率變動上看,美元指數走弱,從9月末的99.4021貶至10月末的97.3133,貶值幅度達到2.1%;歐元兌美元匯率從1.0899升至1.1153,升值幅度達到2.3%;日元兌美元匯率從108.075微弱升至108.025。

據專家分析,中國和美國兩國經濟基本面和貨幣政策差距將逐漸縮小,美元指數大概率進入下行通道,為人民幣中長期升值打開窗口,預計2020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樞較今年升值。△

返回新聞
战东风在线客服 香港六合彩现场开奖 分分快三豹子技巧 6场半全场投注技巧 河南十一选五技巧 轻松赚钱的口号 hk百釆网免费大全 街机捕鱼达人 彩票今日开奖结果 诈金花赢现金手机游戏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地下城勇士 十周年 广东南粤36选7走势图浙江网 真人龙虎斗投注技巧 福彩中心排列三开机号今天 退休咋赚钱 南粤36选7走势图预测号码